Jon Haag 在瑞典初创公司 &REPEAT 担任首席循环官,该公司致力于打造一个循环水平更高的世界。除循环经济专家的头衔外,他还从事纤维材料研究 25 年之久,粗通包装,而包装行业将在打造循环经济中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

“欧盟在其循环经济行动计划中表示,在促进进一步循环的七个最重要行业中,包装、纺织、塑料和食品是其中的四个,”Haag 说道。“由此可见,包装首当其冲。现在,材料占所有气候影响中的约 40%,而且在今后 10-20 年的时间时,这一占比还会增加到 50% 以上。包装在这些材料洪流中占有极大份额。而且,当今世界上的每个人几乎天天接触包装,这使得它成为变革的前沿阵地。有鉴于此,在 &REPEAT,我们鼓励使用并整合了外卖包装等优质材料流,并从单一用途转向多用途。”

很多人认为,循环经济对于应对气候变化、资源匮乏等全球挑战至关重要,在这种经济模式下,所有形式的废物都大幅减少。这是一个政府正逐渐重视起来的概念,Haag 认为这是可持续发展思维的下一阶段:

“在我看来,当你谈论、宣扬企业社会责任来标榜自己时,这时候是可持续发展 1.0 阶段。当你设法将可持续发展纳入自己的业务当中,表现出如果你跟我们做生意,那么在可持续发展方面的成就会比跟其他人多 10 或 30%,这时候是可持续发展 2.0 阶段。但当你不再谈论价值链,并关注价值循环,接着谈论循环经济,这时候就是可持续发展 3.0 了。对企业而言,这是一场变革——从线型转向循环型。这意味着公司必须优化一大截,才能成为其所在价值链中最优秀的,而且他们必须与其他价值循环相契合。为了做出世界所需要的改进,必须同时在价值循环的所有阶段进行变革。公司仅仅表示在自己所在的循环中不使用化石能源,这已经远远不够了。”

Haag 以伊格森德为例,来阐述上述观点:“如果伊格森德在纸盒生产中提升了几个百分点,那么对价值循环的影响可能得不到关注。但如果他们与其他人合作,研究如何用不同的方法使用材料,如何再利用材料,以及如何一次又一次地循环使用材料或把材料整合到产品和服务中,那么影响就非常大了。同样,对于我们的公司 &REPEAT,我们也必须在价值循环中开展合作,共同开启循环旅程。否则,变革要花很长时间才能实现。”

消费者需求以及法规会成为推动向循环经济转型的重要因素,Haag 说道。而且这种需求已经让全球知名品牌感到变革迫在眉睫,而且变革离不开合作。“例如,一家著名饮料品牌无法在每个国家建立自己的再循环系统,”Haag 说道。“他们需要与竞争对手合作。这种转型要求创制新的材料基础架构和新的包装体系。一家公司是否有强烈的参与意愿取决于公司如何定义自己的角色,以及公司想在未来占有多大的市场份额。但是,它会影响到每个人,因为它不再是价值链,而是价值循环。”

Haag 表示,特别是对于包装,全球的包装行业都需要简化,材料的使用,以及产品和包装的设计要关注当前和未来的再循环或再利用系统。而要做到这一点,企业就需要更好地了解自己目前使用的材料与产品的循环系统的现状。

“如果我使用纤维材料包装,我就应该全面了解纤维材料再循环工艺的现状。在循环经济中,我们要对材料进行多次使用,着眼长远利益,我们要针对最有效的材料生态系统选择包装设计和材料。”

- Jon Haag

但 Haag 在这里也指出,即使是世界上最好的包装材料系统也会有损失,所以需要向材料系统中不断注入原生材料。“这些材料应该是由光合作用产生的可再生材料,”他说道。“任何材料基质都不如纤维材料有效。所以,纤维材料在包装及其他行业中的价值会大增。”

Haag 认为,巨大的资金流有助于实现欧盟在《欧洲绿色协议》中设定的再循环目标。“我们认为,我们对材料再循环和材料基础架构的投资还需要翻两番。我们目前收集、分拣材料的方法,循环设计所用的方法,寻找食物包装新手段的方法,都是投资的去向。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改进现有包装的材料,但这还远远不够。但绿色协议会使得投资额翻两番,这也正是我们都需要的。”

但 Haag 认为,我们对循环经济的许多需求实际上恰恰是我们以前曾经拥有过的。我们只需重新创建一些曾经存在过的业务模式。

“二战以前几乎多有东西都会重复使用,”他说道。“不过我们已经把这种模式忘得一干二净了。50、60 年代塑料大行其道,从那时开始,一次性物品越来越多。在瑞典,直到 90 年代末,我们都会重复使用玻璃瓶。这些瓶子被收集起来,清洗干净,再装进东西。现在我们把瓶子打碎。而今,我们购买、使用,然后一扔了事。我们毁掉了许多以前存在过的再利用模式,因此,今天推出一个行之有效的再利用模式,障碍实际上比 50 年以前要多得多。但再利用和维修或翻修是我们要再次开发的重要业务模式。”

Haag 表示,对于一家开始采用循环方法的公司而言,必须把自己当作价值循环诸多环节中的一环。这样它就必须变革业务模式,并开始尝试新的循环业务模式,比如出租或按次收费。而且这些举措还需要得到高管层的鼓励。“寻找能与合作伙伴共同提供服务或功能的生态系统和平台,”他补充道。“如果我们还在思考目前哪里做得不妥,那我们就仍处在可持续发展 1.0 或 2.0 阶段。我们开发了许多结合到现有业务模式中的创新或改进项目。这永远不会奏效。假如你是伊格森德,你依然按每吨纸板收费,这无益于问题的解决。但如果我们深入思考一下,怎样做才能实现价值数倍增长,并且有利于长远利益,怎样调整业务以顺应这些情况,那么循环方法就能产生明确而深远的影响”

想了解更多内容? 探索 Unbox 第 2